Hydeto10969秀

OORer,努力健身攒钱去现场的穷狗
MIGHTY LONG FALLLLLLLLLLLLLLL

下雪了,觉得自己更惨了

为什么呢到底

我到底什么地方惨了啊

就是觉得好惨啊


结果还是美巡先啊

不过这个魔鬼日程(⋟﹏⋞)
心疼贵妹

一上午脑子里都是
Do what you do gotta get through.

失眠和消耗失眠时间的故事

温柔 不充足的睡眠 美少年
请代入造型
武道馆黑色短发亨
抱歉我真的是取名废┌(┌ 、ン、)┐
欠了好久的文,本来以为自己国庆节可以码完的,果咩
设定是山下亨没能拉着森内贵宽组乐队,但是温柔的地方就在于他们俩没有因为没在一起组乐队而失去见面的契机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强行解释]
用了一点NANA的梗,不知道大家知不知道┌(┌ 、ン、)┐大崎娜娜站在人群中直勾勾盯着莲的场面让我非常印象深刻( ͡° ͜ʖ ͡°)✧推荐哦,漫画和剧场版都很棒,而且设定也很toruka呢,主唱和吉他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废话好多。。。。


山下亨第一次见到森内贵宽,是在他常去的地下酒吧。他那时才上高中,偶然被混血的学长带来这里,就成了这里的常客。当时没穿制服,但意外的是竟然没有一个人要检查他的身份证,所以他也就乐得自在。
对于一个不容易入睡的人来说,消遣夜晚时间,这里酒水的味道很合口味,环境也足够安静。虽说有时候会因为过于安静而让山下亨觉得缺少些什么。
那个国中生一般的少年是在山下亨独自来酒吧的第二个星期突然出现的。鸦色的卷曲头发,长乱着遮挡了半张脸。低着脑袋,身前那架一直被放在那的黑色钢琴把他衬得更为苍白瘦小。琴的音色很棒,但最令人惊艳的是男孩开口的嗓音。

"Here with you now I am good,
still miss you.
I don't konw what I can do,
we can't be true... "

英日语混杂着,是没听过的曲子。
山下亨不知道这首歌叫什么,然后擅自就取了首歌名——Pierce。它穿透了他的耳朵和心脏。
啊,原来这里缺少的是琴声和这个少年的声音啊——他恍然大悟。

所以其实自己过来的这小半辈子,缺失的就是这人声了吧——突然这样想到。

那晚回家的时候在路边的店里打了耳洞,带上了和那少年差不多款式的银耳环。
明明自己怕疼怕得要命。


"我大概...爱上你了。"黑色短发的少年模糊不清地说着,更加用力地搂住了另一人。胸膛像是想要融进肌肤一般紧贴身下人光裸的后背,然后手指绕上那人已经剪短且染成了金色的乱糟头发。
"说这些...嗯哼...就没意思..了吧..."
"...嘛,也是。"山下亨放空了自己的表情。
"这几天还会失眠吗?"磁性的声音岔开话题。
"并不是这几天的事情了吧,失眠什么的...况且彼此彼此啊。"
"也是呢..."


从那之后山下亨再来这家不知为何如此安静的酒吧,为的就不仅是安静和酒水了。他开始半夜半夜地留在这里,甚至追着那个少年跑去其他的场子,就像是追星的少女。从经常混迹于大小酒吧的混血前辈那里得知了歌手的姓名,是叫做森内贵宽,好像是家里不支持他玩音乐然后一气之下辍了学,和家人断绝了关系。父母是大名人呢,搞不懂为什么这些有钱人家的孩子就是不明白要知足——前辈评价道——虽说嗓音和做的音乐都很厉害。
啊,被宠坏的孩子。山下亨当时想着。
"啊,顺便说一句,他在辍学之前跟我同级呢。虽然看起来小小的。"混血前辈自豪地摸了把自己的头发。
呵,山下亨表达一个不屑。
"他的夜生活和我的有得一拼哦,就算是没辍学的时候也是。我当时可不爽了,真搞不懂为什么女孩子们都喜欢往他那去,我对自己的脸也是很有自信的啊!"忿忿不平。
"可能是睡不着吧..."莫名地脱口而出。
"喂喂,Toru酱,并不是谁都跟你一样摆着一张死人脸,夜生活只是为了耗一耗失眠的时间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啊,脸啊,到现在还没见到过呢...他要怎样才能抬起头来唱歌?音乐难道不是他的追求吗?他知道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吗?
坐在角落里的山下亨回忆着,思考着,无意识地紧盯着吧台角落的少年。
啊,刚刚有一瞬间好像对上了眼睛呢。

突然就想到自己会弹一些吉他,突然就想着自己能不能给他伴奏,让他抬起头来对着所有人,对着自己唱歌。

啊,算了吧,自己这种半吊子会让他失望的。

对上的那双眼睛里有星星。
当天剩下的夜晚,回到家之后的山下亨彻夜失眠。


那是山下亨最后一次见到低着头唱歌的少年。
那晚上他说,自己大概是最后一次在这唱歌了,非常感谢在座的所有人。虽然没什么自信大家是因为他来到这里的,但还是觉得跟大家说一声比较好。他说,今晚他会像往常一样做到最好。
声音有些发颤,大概是不常在众人面前说话。
耳边是此起彼伏的男女的抱怨和惋惜声。山下亨心中一惊,他恐慌着自己要彻底失去这个从未拥有过的人了。
"那你会去哪里呢?"一个女声。
"嗯...抱歉,还没确定下来啦,不过大概会和别人组乐队吧...."
"那很棒啊!"别的女声。
"我们会去livehouse蹲点哦!"是一群男声。
山下亨肯定了自己确实失去了什么。但同样的,他感觉到那个少年的某些缺失从这时开始,被一点点填充了起来。少年头一回抬起了脸,眼睛里的星星在闪,眼睛周围红红的。他说,谢谢大家。
他觉得自己的心脏狠狠地颤了一下。
"Pierce!"没能料到自己会提高音量脱口而出。包括少年,所有人都看向了这个坐在角落里的人。

"真不可思议呢,你知道它的名字。"少年笑了,然后开始了这一晚的演出。

在森内贵宽没有出现的那段时间里,山下亨的失眠更严重了。他依然会去那家酒吧耗耗时间,但更多的夜晚他会选择盯着屋里没开的吊灯就这样耗过一宿。在不知道第几个失眠的夜里,他写了他这辈子的第一首歌,也是唯一一首。他觉得如果这首歌再不是他写,那他就再也没机会了。
哈,虽然当时自己连这是怎样的一个"机会"都还没有搞懂呢。
只是写完之后他才突然察觉到,这首歌的感情太露骨了。羞耻却又兴奋着,他把成稿一直带在身上。

再一次见到的时候是在一家挺大的livehouse里。
森内贵宽整个人的氛围都变了。金色的短发让他在暂时稳定的舞台灯下比太阳还耀眼。他自信、活跃,在舞台上就像是一头狮子。开心、纯粹,他咆哮着向周遭的生物炫耀自己的狩猎所得。
山下亨大概能想象到森内贵宽经历了什么:某个不成熟乐队的leader自从听过森内的声音之后就像跟踪狂一样对他围追堵截,而森内最终也屈服于对方的死皮赖脸和对未来的美好允诺。他们将毫无疑问地获得第一的头衔。

而森内贵宽这个人将更加遥不可及。

曲风有所变化,因为很明显这不再是一个人的钢琴或者一个人的吉他慢曲。
当然,它们依然很棒。

山下亨被混血的前辈拽到了前排。狂热的人群中,他僵直站立着无所适从。
眼睛再一次地对上了。
然后对了整整一晚上。

"好了,现在是例行的互动环节!谁想一起上来玩??"森内举着红色的麦克高昂地喊道。场下一阵尖叫。"那我开始点了啊!!"鼓手应景地敲起鼓来。
"就你了,站在那要吃了我似的的大崎娜娜酱!"
他说的是山下亨。
"上来啊!"明快的声音喊着,观众们也起着哄。
山下亨瞪大了眼睛站在那一动不动。
然后森内贵宽跳下了舞台,一把抓上了他的手,出奇的大力将他拽上了舞台。
山下亨很慌张,虽然脸上一点也看不出来。尾椎一阵发麻,在那只更小一些的手抓着他的,试探着什么似的捏握着的时候。"贝斯还是吉他?或者其他的什么?"
"吉他。"
"很好!"露出了一排牙齿,"喂,leader!吉他!"
"我的歌,你会什么?"
"那就You've broken my heart吧..."
"哦哦你很棒啊,不过你真喜欢这种失恋曲呢。"
"对我来说就是这种感情了..."下意识地就说了出来。

高潮的地方是两人一起唱的。默契的就像是山下亨一直是森内贵宽的吉他手。
他没有把吉他的部分进行到最后。
,而戛然而止的伴奏成功让森内贵宽好奇地回过头来。山下亨没控制住自己,他抓住了他的手。
被命名为《living dolls》的曲子的成稿被塞进了那只没拿麦的手里。
"请收下",山下亨说。然后他放下吉他,从舞台上,从森内贵宽的身边逃开了。
有多狼狈,大概也只有当时的自己知道。


"贵宽,唱首歌给我听。"
"为什么?还没听够?"
"不会够的吧。"背靠着阳台的栏杆,山下亨吸了口烟。
"诶~"趴在栏杆上的森内拉长了音调,"哪一首?"
"《All Mine》"
"这么果断?不过Toru桑真喜欢这种曲子呢。"
"但是那首歌可不是这样的呢。"吸了口烟,森内贵宽接着说道,"很深情但是很主动,而且意外的是个好结局。"
"愿望当然是好的..."磁性的男声接道,"说到头来,我们是怎么滚到一起的呢。"吐了口烟。
"不知道。"耸耸肩,回答得果断。
"算是在一起了吗?"山下小声嘀咕着。
"不知道..."森内贵宽听见了。


那首曲子很快作为新歌发表了森内将它改成了一个乐队的曲子。山下有在词曲作者的地方署名,他留了一个Toru。
这个名字后来也被留下来了,放在改编者的Taka的前面。新歌宣传的live里,森内笑说这是别人写的情歌。
还记得某某晚上,上台伴奏的莲吗?他说,然后自顾自地大笑起来。
山下亨在那间livehouse的某个角落里,因为这笑声出了神。

那天森内贵宽没有和乐队的其他成员去喝什么庆功酒,裹着金发队长硬塞给他的外套,森内躲在酒吧旁的巷子里等起了山下亨。
看到那个黑色短发的少年时,森内掐了刚点的烟追上去,留下了一地的烟头。

"Toru"
嗓子在live和烟的作用下有些沙哑。

回头看到是谁叫住他的时候,山下亨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小个子主唱也定在那里,就像是完全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叫住他似的。
山下亨转过身来。
森内贵宽是真的没想过等到他之后要做什么或是说什么,总觉得顺其自然就好。可是并没有。
"还没回去休息吗?"倒是山下亨先开口。
"哈,"叹了口气,"其实回去也睡不着啦。要去喝一杯吗?我请客!呃,你知道,那首歌,我得表示一下感谢...之类的..."
"嗯,我正好也睡不着。"
街上回荡起不知从哪传来的凌晨一点的钟声。

进了随意的一间酒吧,森内问他喝什么时他说果汁就好,然后靠近他小声说道其实自己还未成年。
被查了身份证的小个子主唱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泄愤似的揉了把高个子的脑袋,最终哈哈大笑了起来。

森内贵宽不只是故意的还是真的在酒精摄入上控制不住自己。山下亨只能无奈着听他喊着自己没醉,强硬地把他抗出了酒吧。
他不知道该把他送到哪。多亏自己的公寓离得不远。

那天回去之后发生了很多事,例如亲吻,例如抚摸,例如坦诚相见。酒精这个东西的感染力强得爆炸,腥甜火辣的味道熏得山下亨不能自控。
嘛,总之一切都是从森内贵宽意义不明的索吻开始的。
他山下亨才没有这个主动进攻的胆子。

果然成年人了就是不一样。山下醒来的时候,森内已经像是没事人一样洗完澡滴着水坐在他旁边擦起了头发。他想道歉,但是森内贵宽先开了口,两人交换了联系方式。
他说他在酒精的劲头过后睡得很好。
山下亨也是。


"为什么会选择回应我?"突然就觉得自己有些不依不饶了。
"因为你的行为值得回应啊。"他笑道。
"那其他人呢?给你写了个的人不只是我吧。"
"嗯...给人的感觉不太一样啦。"
"我给了你怎样的感觉呢?"
"一定要问得这么清楚吗?"森内贵宽转过身来,像山下亨一样背靠着阳台栏杆把两个胳膊架在那上面,"还是小孩子吗,这么容易感到不安?"
"..."
山下亨掐猛吸了一口,然后掐掉了抽得差不多了的烟。
"不知道,"森内微笑着说,"我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因为总觉得自己不完整,或者说有所缺失。跟你在一起好像能填补一点。可能是这个原因跟你在一起才会睡得好一些吧,虽然真正睡着的时间也不长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呢?只是追星成功?"森内笑着反问。

"跟你一样的。"山下亨说。

森内突然就有些发愣。
"没见到你之前,睡不着。见到你之后,更睡不着。最后倒是不可思议地滚到了一起呢,"山下亨也笑了,"虽然总是在做别的事,但也终归是能睡得好了..."

不知从哪传来了凌晨一点的钟声。

"在一起吧,亨。"
点烟的手顿住了,这会轮到山下亨愣住了。
他转头看向森内贵宽,月光下对方的眼睛闪着光,脸颊上两道反光的水痕。转回头来不在看他,继续了手上的动作。
感觉到些许温热从眼眶里伸出。
吐了口烟,清了清嗓子。
山下亨说:"嗯,在一起吧。"


是和@10969推理公主 共同素材的文,设定我码在开头了。抱歉,我终于码完了(*꒦ິ⌓꒦ີ)
不会插图进来再次抱歉<(。_。)>

[]Time Loop[] Chapter6

妈耶,感觉字数越来越少了,而且这还是我的存稿╮(‵▽′)╭依旧没有校对过( ͡° ͜ʖ ͡°)✧
请有兴趣看下去的朋友们将就吧,果咩( ´゚ж゚` )

Chapter 6

Taka在收拾完之后带着山下去了他的房间。很久没人住的样子但很干净。床附近有个书架。不高,下面是双开门的柜子,上面有两层。下面一层放了几个文件夹,没放满。为了让它们立住,在中间和顶头的位置横横竖竖地放了几盘CD。上一层是几个框面朝下的相框,山下亨把它们摆正的时候手上沾了些灰。是这里的场景,有全员的,有几个大孩子的,有个人的,有好多Taka的,然后是最后一张。
先注意到了旁边的绿色恐龙摆件,觉得眼熟,然后接着翻起了最后一个相框。
“哦!”山下亨受到惊吓地哦了一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靠在门上的Taka一阵爆笑。
最后一张是山下亨本人,身旁露了个半截腰的大概是Taka,这半截腰的绿衣服上印着旁边那个绿恐龙的脸。下意识扶额,怪不得这么眼熟。回头给了Taka一个白眼。重又回到下层,文件夹上一点灰尘都没有。再次回头向Taka征求了一下自己是否能打开的意见,Taka告诉他这些都是Toru自己的东西。

是曲谱,每个文件夹里放的满满的都是。

抽出了一张。只在一旁看着的Taka这时候走了过来,“那我们今晚就从这首歌开始吧。”
“哦…哦!”
东西被Taka几乎是抢走似的放到了一边的桌上,保持着拿东西姿态的手被Taka一把拽过。“Alex他们应该把东西都带过去了,我们也抓紧吧,马上就要到时间了。”
“等等啊Takahiro,现在是要干什么啊?”被强行拖走的山下亨一脸懵逼。
“嗷!”小脚趾撞到了楼梯栏杆。

三楼走廊的偏角,阁楼的梯子被放了下来。
灯在两人到达的时候一下子全熄了。Taka灵活地爬上了梯子进了阁楼,回头叫Toru赶紧上来。借着月光,犹豫着爬上去了,Taka在最后一步拉了他一把。意外的空间很大,Toru完完全全的站了起来。

Taka本打算拉他一把之后松开手的,但估计连山下亨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他更使劲地握住了他。
黑暗之中,Taka觉得自己脸上有些发烫。

有谁收起了梯子。然后是Alex的声音:“都到齐了吧?”
“是的。”Taka回答道,声音有种抑制不住的兴奋。
“那…!”
一个响指,阁楼里所有的蜡烛同时被点亮。而且奇怪的是温度一点也没变,有几扇打开的小窗子,风很舒服,但火苗一点也没动。
房间正中间有一个蛋一样的摆件的,大概是装饰的东西。只见Alex走过去,“准备好了没?那么就开始喽!”
白色的火焰在摆件的内里亮起。
是一个非常可爱的,录音室一样的地方。
“这是你的,Toru-san!”箱鼓上的Tomoya愉快地从Alex手上递过去一把吉他。

“君を想う気持はカゲロウ/想你的心情如同蜉蝣
伝えられず僕は漂う/因为传达不到而漂荡来漂荡去”

山下亨发誓,他这辈子没听过比这更美好的声音了。
不知不觉间,手指就动了起来。

鼓控制着整个节奏。整首曲子要比山下亨想的慢,像是做了某种改编。但他们很有默契。
围坐成一圈的孩子们轻声地跟唱,稚气的和声刚好能赶上演奏组三人达不到的音高。

何気ない仕草でも /即使你不经意间的一举一动
目だけは君だけを追っていた/我的目光也紧紧追随
なんて考えた時は/这样想时
もう好きだった/已是“喜欢你”
............

一曲终了。山下亨用他不显表情的脸惊讶地张望着整个屋子。他突然对这之前发生的一切感到惊慌和不知所措。他突然害怕自己是在一场不能再刺激的梦里,又害怕这一切只不过是场梦。

[]Time Loop[] Chapter 5

我觉得我的氛围和节奏已经抓不准了,但是又不太好改了,大家将就一下吧,不想将就就弃了吧(இωஇ )我我我还是会尽力的


Chapter 5

空气其实有了凝滞的感觉,特别是在Taka说这是自己的错的时候。小孩子们都有些不知所措,渐渐的要安静下来。
"啊,一本正经说话的Taka-kun一点也不可爱!"是个小女孩的声音,"肯定又是要排做家务的任务了..."甚至还叹了口气。大孩子们立刻就大笑了起来,小孩子们在听了女孩的话后发出了一串串的"诶?"和"不要啦..."的声音。
“hai~hai~,就知道你们不会听我说话的,”Taka在头顶拍了拍手,“听着,孩子们。”
“孩子们集中注意力!”Alex学着小孩子的声音喊道,“Taka妈妈发话了,不听讲的话妈妈要发火了!”孩子们听到后大笑着逐渐也安静了下来,很快。
“Mai-chan,帮我给Alex来一下。”微笑着。
“Okay,Taka妈妈!”五六岁的女孩子回应道。
又是一阵笑声,伴随着后脑瓜被打的声响和一声更响的“好痛!”。
“mou, Mai-chan…”扶额
“听好了孩子们,你们也知道我们这个时光圈很特殊,我甚至不是一个合格的‘银格林’……”
“chua”——椅子在地上拖行的声音。突然安静。"我从刚才就很想说了..."
“别这样说你自己说,Taka-chan。”一个看起来很文静的少女,十五六岁的模样。她突然站了起来。
“谢谢你Ayaka-chan, 但这是事实,别跟小孩子们一样,坐下来,好吗。”Taka微笑着看向她,“就先听我说完。”
“我决定把你们送到其他的‘银格林’那里去……”
“哦不要……”此起彼伏的抱怨声,还有小孩子快哭的声音。
“嘿,孩子们别这样…”Taka也慌了起来。
“咳咳”清嗓子的声音,是Tomoya,“是这样的,小家伙们。还记得我的能力吗?我看到了。这是最后一次,然后我们的圈子会结束。这意味着我们要找个新的圈子。要知道,早上下一会太阳雨,晚饭后到睡觉前会听上一会儿电的好房子可不好找……是吧,Taka-chan?”
“嗯,是的哦臭小鬼们,带着你们来回漂你们肯定会抱怨我。”嘟着嘴,撑着下巴。
挺可爱的啊。
“肯定会抱怨,但是离不开啊!”一个五六岁的男孩说道,“Taka做的饭很好吃!”
“你个小崽子什么时候能摆正吃相啊。”依然撑着下巴嘟着嘴。
小孩子们笑得开心,大一点的孩子们都没在说话。
再次叹了口气。
“嘛,也不是马上就把你们送走啦…”Tomoya安慰道。
“明天Avril-san会来接大家。Alex,Tomoya,你们也去。”
“嘿!你不能就这样命令我们俩!”这回轮到Alex拍桌子站起来了,“我们甚至比你要年长!”
“那就麻烦你俩别给我丢人,尤其是你,Alex。”
“Oh,come on ,man!”抱着胳膊坐下。
“Niisan,我也不走。”
“Hrio,Hiroki,知道吗?跟所有人比起来你更像一个大哥哥,我会接你们的,所以你得帮我照顾他们。”
“可是……”

“好了好了孩子们,今晚做了大家都喜欢吃的,记得晚上收拾一下东西,明天别让人家等太久。”
“这几天都这么纵容你们了,就说好了。今晚上的音乐会大家也可以怎么开心怎么来,然后我们可以一起敲12点的钟,一起把时间推回去……”

“你们不是在说什么无可挽回的事吧,Takahiro.”说话的是一直没插上嘴的山下亨。
“当然不是!”被点了名的人坐正了瞪大眼睛。
“那就别这样。”
“别哪样?”
“明天还有正事了吧,别做出一副要哭出来的表情啊。”

“噗,爸爸Toru在安慰妈妈Taka,顺便叫他不要矫情了哈哈哈哈哈哈哈……”是Tomoya.
“啊!好痛痛痛痛!!!!”还是Tomoya。

之后的晚惨时间进行得很愉快,多亏了受到伤害的Tomoya。本来说是要做中华料理的,但是Taka带着孩子们也做了很多西式餐点,所有人都吃得不亦乐乎。一直没插嘴的Takeru在开饭之后也是个活跃气氛的人。叫作Anna的洋娃娃一样的3岁金发女孩在把嘴巴张开到耳根的时候吓掉了亨的勺子,这是晚餐的一个高潮。孩子们吃得很干净,除了那个洒了一桌子的Toshiyuki boy。吃完晚饭已经快七点半了,小孩子们吃饱了到处蹦跶,大一点的孩子们洗了手,回房间为晚上的活动做准备。Alex和Tomoya被Taka揪着耳朵做起了洗盘子的工作,Hiro留了下来帮Taka收拾桌子。Toru本来也应该在帮忙洗盘子的行列的,但是因为太笨手笨脚,被另外两人赶了出来。Taka赶Hiro回房间准备,把剩下的盘子送给洗盘子的两个人顺便赏了他们一人一脚。从厨房出来的时候Taka看见Toru拿起了Hiro放下的抹布。
相对无言,但气氛很融洽。桌子很大,一人半边,从两头向中间。靠近的时候擦桌子的手很默契地错开。
“辛苦你了。不过你也就勤快过几回。”
“你是说之前吗?”
“我是说一直。”
“我猜我们关系不错。”
“嗯哼。”
“还记得多少曲子?”
“什么?”

明年亚巡有希望了啊兄弟们
有希望了啊!!!!!!!!!!!!!!!!!!!!!!!!!!!!!!!!!!!!!!!!!!!!!!!!!!!!!!!!!爆哭!!

妈耶,查的好严啊┌(┌ 、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