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ydeto秀

眼睛

我知道《潘朵拉之心》虐心的完结了啊!!从头虐到尾啊!!

CP是文布,文森特X布雷克

分级当然是清水啊!!他们不属于我(好伤感

梗概:寻死的文森特,被拉着一起的布雷克。两人都自以为意志坚定,但两人中没有一个明白自己的初衷。理所应当的后悔了,但更令自己不知所措的是,不知道自己后悔了什么,然后接下来该怎样面对生活。

注意:ooc肯定有啊,我是在漫画没完结的时候写了这样一坨玩意儿的!!毕竟是同人再创作嘛。觉得作者我没逻辑?那就对了。总之没指望会有人看。因为漫画没完结的时候谁知到望月娘要干什么(笑哭!

就当我是很实在的描写了文布的“不明白”吧(笑哭

因为全部都是“他”,难免指代不清。但是我发现了一件神奇的事情:要是把指代不清的地方分别代上两个人,就是两种感觉了。哈。哈。哈。。

苍色的结局


 “宗像……"

  周防輕聲說道。

  “你的大義啊,到底是什麼呢。”

  像是從地底發出的聲音一般,周防嗤笑著。“靠著‘大義’這種東西活下去,你倒是心甘情願啊。”

  對於“大義”這樣的東西,周防是不了解的。少許的認知也只限於對八田來說的重要的吠舞羅和團隊精神,這是個連自己也覺得幼稚的想法。所以真的在質疑著嗎?赤色的王在說完之後便後悔了。雖說對於上代青王羽張迅的死,所有人都沒有必要抱有愧疚,先代赤王是的,周防也是。但是心裏難免會有些許疑問。

  青王與赤王。

  到底這樣相悖的存在是為了什麼呢。

  石盤或許在自己成為王的那天給過了自己答案,但是在那之後對洶湧著赤色火焰的大海的抑制卻始終是力不從心的。

  想必草薙,八田他們都知道,

  力量所具有的,同樣還有巨大的誘惑力。

  

  對於安娜所見的自己的世界,周防是一直很害怕的,但是仍然在憧憬著,憧憬著這終有一日將自己燒傷吞噬的力量用自己的雙手放出體外。

  十束他們大概會難過的吧。

  “真是自私啊,周防。”

  耳邊出現了宗像令人厌烦的聲音。

  “明明只是為自己的欲望找了個正當理由而已嘛。”

  哈——

  也是啊。

  這種時候還不好好回答問題的人,

  也就只有你了啊,宗像。

  ——“真是不解風情啊”

  ——“現在還是用這句話來形容你吧”

  哈哈,哈

  輕輕的,兩人笑了起來。耳邊烈火的燃燒,巨大的劍發出令人厭惡的低頻雜音,建築物的崩塌,同志們的呼喊……

  周防甚至聽到了小安娜的喊聲。

  漫不經心的哼了一聲。  

  周防覺得解脫了。

  巨大的劍的刃尖向他刺過來。

  “啊。”

  十分舒坦的感歎了一聲,毫無責任心的等著世界與自身一同毀滅。

  然後胸口一熱,向前方看了一下,突然有了一種不想死的衝動。

  “你以為赤王青王是為什麼同時,同時在這個世上活下去的嗎?!”

  耳邊想起了宗像的聲音。突然覺得對方有了一種氣急敗壞的感覺。

  “我們的大義是什麼?”

  “我的大义是什么!?”

  ——話沒說完

  周防僵直的靠在了宗像的肩上。

  ——是你啊。

  話沒說完。

  周身是熾熱的紅色。

  ——這樣的溫度啊

  宗像自言語著。

  從對方心口抽出的名为天狼星的西洋劍沾染著滾燙的血液。

  ——“啧,制服被弄髒了啊。”

  維持著相擁的姿勢,宗像看向了自己的手。難道是羽張沒有狠下心來結果了先代的赤王?

  哼……

  

  嗤笑著先代輕易動搖的理性,宗像抬頭,

  對著因周防的錯所造成的,漫天硝煙。

  

  ——這樣的紅色,太過耀眼了啊。

  

  放開了手中的劍,宗像將手伸向了對方的胸口。

  那裏是自己造成的致命創傷,血液仍在充滿溫度的流失著。

  周防不再說話了。這是一個不出意外的結局。

  狠狠的抓撓著那一劍的銳利觸感,留下了滿手的紅色的溫度。

  狼狽的撿起掉在地上的西洋劍,宗像回到了自己的同志那邊,回頭望了一眼赤色的灰色的雜合在一起的顏色,神情悠然的將刀換向左手。

  用沾滿了周防顏色的右手推著眼鏡,像平時一樣。

  “任務完成,我們走吧。”

  之後宗像耳邊的就只有吠舞羅的咆哮聲了。

  ——“No blood   No bone   No ash”

   

   宗像在笑著,輕輕的。

                                               

                                          ——將會在何處找到我們新的大義啊。            

                                                                       宗像不停地笑著,   

                                                              然後變得像是哭了一樣。

———————————————————————————————————————

 礼尊党的我在《K》第一季刚完结的时候渣出来的。本来想加一点第二季的东西,但果然,只出现在回忆里的尊哥太TM虐了qwq

  搬到老福特上来,到时候一打总自己看

花朵蝴蝶的心事毫不知情

上学的时候脑补的GL文。一开始带入的CP是肖根,然而作为一个渣,不能拿捏她们的人设,所以干脆写原创CP了。
就是这样:)...
就是说,剧情就是一边写一遍想了。
我管你有没有人看:/  (这样说起来好伤心啊)

花对蝴蝶的心事毫不知情(一)

  海仿佛真的很在乎所有的那副姿态,总能让姚尹心生冷意。她记得那个时候,海浪缠绵不休的前后抚摸着那条通体全白的鱼,十分不舍的来回扯拽那具尸体,就好像是真的很不舍。但最终,海不出意外得毅然决然地将它丢弃在了烫人的干沙上。然后她看着海浪搅浑浅海,感受着海水在退回的时候,将脚下的沙子一粒一粒抽尽。
  那样的感觉给人一种无法言表的无力,一种即将失衡的恐慌。海水打湿的裤脚让膝盖感受到了违和的冷,照在背上的阳光反而给了自己火辣辣的平静。她总觉得在毫无安静可言的,却也并不汹涌的海面上看到了一朵红色的花。距离有些远,就像是太阳特意在那里投下不一样的光线一般。
  “是阳光吧。”姚尹这样想着。然后一幅奇特的景象让她终生难忘:黑蓝交错的蝴蝶与其说是发着光,不如实打实的说是一边在飞,一边从身上掉下亮蓝色的粉。它毫无顾忌一般冲上海面,宽大的翅膀扇动着,显得病弱无力。然后一个浪打来,水溅到了脸上,尹才晃觉自己随着那只蝴蝶,走到了齐腰深的地方。
  倒是意外地没有心慌。
  而花还在很远的地方。
  摇了摇头,姚尹捧起了一把海水,让它们把那只蝴蝶按在了海中。
  她想着,海啊,这可是你要的缱绻。你觉得蝴蝶知道你会把所有扔回沙滩吗?明明只要等你做完那副惺惺之态,那朵花就能回到岸上?它倒是毅然决然的奔向了你了。那朵花是你抢走的它的情人?
  “哈哈...”不知所谓的,姚尹笑出了声。但突然间她感觉到脸上一阵温润。是海水吧,她想。用沾着海水的手胡乱的摸了一把双眼,恶狠狠的舔了一口。啊,是咸的,她想。果然是海水没错。
  有些气愤地一步步挪回海滩,在他人不明所以的眼光中就那样立在湿沙上。她等待着海将花的残骸和蝴蝶的尸体抛回海岸。浑身都在滴水,单薄的身体打起了寒颤。但是她一直在等,直到一片漆黑,海风冰凉。
  她没能等到她所期待的。
  她调头回去了。
  心中久违的有些难过。
  “过于缠绵了啊!”竟是咬着牙恶狠狠的对自己说出了声。尹在莫名的愤恨中彻底地离开了这片海滩。
  之后想想,可能是对自己的想法太过武断了。也许海真的是非常贪得无厌,也说不定。这样的话,以为它仅只是惺惺作态的自己,岂不是很无知?
  海向蝴蝶抛出了作为诱饵的花的幻影,吸引蝴蝶一步步走向淹没。尹忽然害怕起来。
  她无法看清自己正在走进一片什么样的海洋。她不能明白,将是什么样的海水会淹没她。
  她害怕有这样一片浅海,给她幻象,却足够没过她的头顶。